动物设的亲子分/子亲分
打算啥时候给弄个番茄家的玩☆
注意避雷呀——

又是一次米英60分x【国设】【ooc有】

看题目x

这里的阿尔弗是没独立前的美/国x




晴空万里的好天气,百花绽放,到处都是一片绿色,看起来就像是个仙境,但其实这是漂亮的北美洲。而在这个寂静又美好的早晨,港口迎来了一艘从欧洲驶来的船只。

英/国的意识体从船上走下来,他朝旁边的人点了点头,便走向阿尔弗雷德的住处。难得有空来一趟,英国握紧了手里的礼物。不知道阿尔收到会是什么表情呢?真让人紧张啊。

不一会,他来到这栋房子的门前。“阿尔弗雷德,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拿出钥匙打开门,英/国朝着屋内大喊。不一会,一个青年便冲了出来。“英/国,好久不见!”他激动地抱住英/国,而英/国也任他抱着。

一会,阿尔弗雷德放开英/国。“早安,阿尔弗。”英/国笑着吻了下阿尔弗雷德的脸颊,然后把礼物递给他。“这是什么?”他接过礼物,把它拆开。

原来是一件崭新的风衣啊。阿尔弗雷德这么想着。还挺好看的。

“快试试吧。”英/国拍了拍他的肩,帮他披上风衣。“有点紧,不过很合身。”阿尔弗雷德扯了扯风衣,对着英/国笑了笑,然后脱了下来。在英/国还在疑问时,他开口解释到:“英/国送我的东西要好好的珍藏,不是吗?”

“送了就好好的用掉,又不是没有新的。”英/国愣了下,狠狠地揉了揉阿尔弗雷德的头。“不行啦,”阿尔弗雷德一脸认真的折好风衣,然后放进盒子里。他拿起盒子走进走廊,似乎是要把盒子珍藏在某个地方。

“真是的....”英/国叹了口气走向厨房。“我去给你做饭咯?

回应他的是阿尔弗雷德的一个“恩”。

------------------------------ ---------------------

“哈哈哈哈!Hero的房间是不是很炫酷!”美/国大笑着带领他们穿过长廊。3D的过道使投影在上面的海洋世界十分逼真,时不时从一旁弹出来的超级英雄也很帅气。

虽然吓到了英/国。

“喂,你安这么蠢的东西是要干什么啦。”而且很吓人。英/国一脸黑线的看着傻笑着的美/国,当然,后面那句话他不可能会说出去。

“可是明明很帅气啊,难道说英/国你害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无限放大的笑声回荡在耳边,英/国恨不得把美/国那该死的嘴堵上。早知道他就不该说——噢上帝啊。真吵。迫不得已的他只好拿起耳塞堵住了耳朵。队伍没有因为这一小插曲而改变,大家依旧在前进。“好,现在我们来到了拐弯处——”阿尔弗雷德往拐角处一拐,突然大家看见了一个小小的门。“这是什么?”“似乎可以打开?”

在大家的讨论声中,英/国注意到美/国的冷汗。他似乎并不想让人看见这个门,因为那里面是秘密。“嘿!听我说!这个门不过就是一个装饰!”他开始吸引大家的注意力。英/国有点好奇了,这里面是什么呢?趁着人群的混乱他撞开了那个门。看见门突然打开了,美/国立刻冲了过来。

“不要看!英/国!离那远点!”他护住了那个门,并成功吓到了其他人,包括英/国。

“那里面到底是....”英/国有点疑惑,美/国从来没有那么着急过,那里面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他眯起眼,却只隐隐约约的看见一个盒子的轮廓。算了,反正我也不屑知道,他这么安慰了下自己。

等安顿好大家后,他们又继续去参观了。谁也没有提起过这个房间。

————————————————————-- ---------------------------

其实,那个房间里的确没有什么。有的只是一条风衣。一条放了两百多年,毫无灰尘的,样式老旧的风衣。它静静的等待着主人的擦拭,以及记录下那些沉寂已久的点点滴滴。未来它会一直放在这里,直到永远。

【END]


枫叶x【ooc有】

我告诉你ooc真的严重x

这是某一次米英60分的x



已经是秋天了啊。

亚瑟看着遮住了半边蔚蓝天空的枫林,停下了脚步。他伸手接住一片红色的枫叶,然后夹进书里。

虽然在这个美丽的枫叶之国里,各种各样的商品都充满枫叶这个元素,但论美,还是秋天自然落下的枫叶更美。

说起来,第一次见到那个家伙还是刚任教的那一天吧,亚瑟呼出一口热气,搓了搓冻得发红的手。

--------------------------------------------------------------

当大学室友王耀问起他为什么要选择来加/拿/大任教时,他只是笑了笑,什么都没有说。当然,并不是他不想说,是因为他说不完。这个国家年轻,美丽。而且有很多吸引他的地方,比如说美味的枫糖,友好的人民,还有美到让人窒息的枫林。

而他现在就站在枫林里。

“果然很美啊。”亚瑟不由的发出了一声感叹,他伸手接住一片落下来的枫叶,夹到了自己拿着的,十分厚重的教科书里。“枫叶书签会很棒的不是吗?”亚瑟笑了笑,跟着枫树林一路走下去。

突然他的背后受到了重重的一击,其力度堪比一头健壮的公牛撞上树。手中的书也脱手而出,他被撞倒在地。“shit!”亚瑟暗暗地骂了一句,然后一个明亮的声音传过来,同时他也看见了一只手。【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撞到自己的人似乎很着急,伸出的手在半空晃了几下。但他没有抓住手,他自己站了起来,还扑了扑身上的灰尘。撞到他的人见他自个站起来了,便把手缩了回去,小声的嘟囔了起来。

【什么嘛,hero的好意竟然不接受】

那个人蔚蓝色的眼睛里流出了一些委屈,嘟起的嘴看上去像是在生气。不过很快那个人的表情便恢复成原样,他伸手还在拾起地上的书本——噢很明显那些不是亚瑟的。全部书本都拾起来后那个人友好的把亚瑟的书还给他,然后伸出手笑了笑。

【我是阿尔弗雷德,顺便一说,你的眼睛真好看。】

那笑容真该死的耀眼,亚瑟这么想着,接着便握住了那只手。

“你好,我是亚瑟。话说回来不应该向我道个歉吗?”

【抱歉啦!不过我要迟到了,看制服你似乎也是我们大学的学生?】阿尔弗雷德擅自下了个定义——完全无视亚瑟想解释的表情——然后抓住了亚瑟的手。“嘿,你在做什么?”亚瑟有点回不过神,明明刚才自己还在欣赏枫叶,现在却被人拽着手快速的奔跑着,而且他还是被这个人撞倒的‘受害者’。还真是糟糕,自己的体力也快跟不上了。好在阿尔和他很快就到了校门口,他终于可以停下来喘口气了。

【到啦,还好没有迟到】阿尔弗雷德抹了把汗,检查了一遍书本,没有不见的。【亚瑟,你有什么缺失的嘛?】他转头看亚瑟,而亚瑟也翻了翻书,突然发现那枚枫叶不见了,轻叹出声。虽然不是大的损失,但他还是觉得有些可惜。阿尔弗雷德凑了过来,笑着把自己书里夹着的枫叶放在亚瑟的书上。

【看!这不是还在嘛!好啦,走吧,听说今天有新老师呢】

亚瑟愣了下,把书合上了,然后他们又一起走到了教室。这时亚瑟才发现,这是自己教的那

 

个科系的教室。难道说......

他看了眼身边站着的阿尔弗雷德,吞了口口水。

【站着干什么?】阿尔弗雷德也看了他一眼,抓住他的手走进教室,他甚至没有注意到教室里的同学们看他们的眼光。亚瑟挣脱开他的手,在他还在疑惑时走向讲台,将自己的名字写在黑板上。

“我是亚瑟柯克兰。从今天开始担任你们金融系的教师。阿尔弗雷德同学,请尽快坐回座位上。”

---------------- -----------------------------------

接下来那个家伙的反应还真是有趣啊,脸变得一会白一会黑的。亚瑟轻笑出声,跟着枫树林一路走了下去。

突然,他撞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抬头一看,阿尔弗雷德温柔的笑容绽放在自己的眼里。

“大秋天的不多穿点衣服来这乱晃什么啊。”他抱怨了一句。

“找你啊,hero的晚饭不能没人煮不是嘛。”阿尔弗雷德抱住他,然后抓住他的手,朝公寓的方向走去。“走啦,回家吃饭。想看枫叶让马蒂给你带不就好了。”

“那不一样。亲自看的更美。”亚瑟也不反抗,就这么任阿尔弗雷德拽着他回去。“而且....”他看了眼身后的枫林,嘴中的话止住了。过了这么久,他会不会已经忘了?

在亚瑟还没思考下一句时,阿尔弗雷德接了他的话:“唔不就是我们相遇的地方嘛。”这让他楞了会。是啊,怎么会忘记呢?

枫叶静静地在空中飞舞着,旋转着,最终归于大地。

【END】


之前画的法加60分,没给发出去x

能看的出来吗?一个是十字架,一个是沙漏。

星空素材来源于网络x

曼珠沙华【ooc有 不算he也不算be】

菊耀xxxx大概是小菊被人杀了然后怨恨耀君丢下他逃走了的故事【大概】XD

不过这种怨恨慢慢变成占有欲了呢wwww





























走廊的尽头传来什么东西砸碎的声音。

一向浅眠的王耀听到细微的说话声 ,他不情不愿地爬起来 ,披上外套 ,朝走廊尽头走去。

尽头是一扇木质大门 ,漆成红棕色的檀木散发着特有的芬香 ,手柄已经布满铁锈 ,不难看出是一扇很久没人开过的门。门后奇怪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响起 ,有时是惨叫 ,有时是大笑。

王耀突然觉得有点冷 ,但似乎并没有风。他将外套扯得紧了点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自家的宅子 ,打开门应该不需要权限。

虽然这里原来似乎是没有门的。

大门缓缓地被推开 ,发出巨大的响声 ,地上积累已久的灰尘向他扑来,呛的王耀直咳嗽。当灰尘全部落地后 ,映入王耀眼中的 ,是遍地红的似火的曼珠沙华 ,口中喊着还我命来的怨恨的鬼魂 ,还有本田菊。

等等 ,本田菊?王耀愣住了 ,自从这个从小就十分疼爱的弟弟在他的眼前被人用锋利的刀刃狠狠刺穿了心脏之后,他便一直陷入悲伤中无法自拔。此时,一种久违的喜悦瞬间蔓延至他的整颗心脏,他甚至激动地有些站不稳。“小菊....”

“nini。”本田菊天真的笑容有些奇怪,他身上的白色丧服在一片红色中十分显眼。苍白纤细的手,朝着王耀的方向伸出去,像是在让王耀过来。这个动作使王耀有些疑惑,忽然他脚边的曼珠沙华朝他狠狠地刺来。他本能地想后退一步,旁边的曼珠沙华却疯狂的生长起来,迅速地缠住了他的全身。王耀试图挣开它们的束缚,但终是越缠越紧,于是他只好放弃了挣扎,眼神里满满的无助。地上不知什么时候裂开了一个黑洞,从里面伸出来一只只手。那些手抓住王耀的脚,淬不及防的他就这样被拉了下去。

站在不远处的本田菊的笑容突然变得扭曲,他大笑了起来,鲜红的血从眼眶滑下来,在雪白的丧衣上绽放了一朵漂亮的血樱花。

黑暗,无尽的黑暗。这是王耀睁开眼的第一个想法。回神后他意识到这里不是什么能久留的地方,便立刻站起来,朝着不知名的方向跑去。不知道跑了多久,他看见了一抹白光。这是出口吗?他这么问着自己。突然那抹白光吞噬了他,然后他看见小小的本田菊用嫩嫩的手抹着眼泪,正想走过去安慰那个孩子时,忽然那个孩子便用空洞洞的眼神看着他。

“为什么要逃走呢?”

稚嫩的声音就像是温暖的草原上的一抹微风一样温暖人心,可惜说出来的话语却是一把刀,狠狠地,狠狠地,把王耀愈合的伤疤揭开。“小菊,你听我说....我真的不是....”王耀不知道该说什么。接着眼前的那个孩子笑了起来,然后——

然后,变回了穿着丧衣的本田菊。

王耀这才发觉白色的光不知什么时候成为黑色,他警惕了起来。而本田菊伸出手抱住了一脸敌意的王耀,并低头窝在他的肩上。王耀正准备推开他,肩上传来的温热的湿意让他愣了一下。耳边低低的呜咽声使王耀放下了防心,他揉了揉本田菊的头。

本田菊的嘴角又一次扬起奇怪的弧度,他伸出手推开王耀,往后退了一步,正当王耀感到疑惑时本田菊身上的丧服迅速地燃烧起来。他睁大了眼睛,伸出手想挽救什么,但也只是徒劳。丧衣被烧灼过的地方变成黑色,很快,身披军装的本田菊完好无损地站在他面前。他向他伸出手,而王耀狠狠地拍开那只手,然后转身就跑。“耀君。”本田菊笑着,如同鬼魅。

“你是逃不掉的。”

“啊!”王耀猛的从床上坐起来,他楞了一下,看向窗外,天空露出了鱼肚白。“原来只是个梦啊....”松了一口气,王耀擦了擦脸上的冷汗,然后掀开被子。他感觉喉咙发干,此时他需要一杯水。王耀打开门,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他穿过走廊,路过那个地方时看了一眼,果然是没有门的。“也许...是我想多了....”王耀皱着眉来到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当然,他还要再经过一次走廊。

“奇怪,晓梅他们呢?”今天也太安静了点吧?王耀不禁有点疑惑。他端着水,又一次来到这个尽头。瞳孔倏然放大,手中的玻璃水杯砸在地上摔了个粉碎。他看见本田菊无辜的笑容,还有大片大片的曼珠沙华和那扇木门。

“耀君,欢迎回来。”

【END】

观景xxxx【米英,甜】

阿尔第一人称xxx

ooc有ooc有ooc有!





今年的伦敦还真冷。我搓了搓手,又把围巾往脖子上围了几圈,尽管这样会勒的有点难受。我慢悠悠地跟在亚瑟身后,嘴里嚼着从家里带出来的汉堡,眼睛紧盯着眼前的亚瑟。
说起来,我会在这种大冷天出门都是因为亚瑟说要给我看伦敦最美的地方。噢!其实当初我并不答应这个建议,毕竟那里没有超人没有英雄更没有蓝蓝路。“亚瑟 ,别去了嘛....我们去吃蓝蓝路.......”我一脸不情愿的劝着亚瑟,但他扭过了头,“爱去不去!”他这么大吼了一句,然后朝厨房走去。
于是我们踏上了去英国的路。
噢好吧我承认确实不想去但是亚瑟想去我还是会去的,毕竟亚瑟的命令还是要听的嘛!hero绝对不是因为不想吃死扛才去的!
“喂!跟紧点阿尔,你走丢了我可不负责啊。”亚瑟回过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又继续往前走。他的身上背着一个大挎包,这让他看起来十分滑稽。路人时不时看向他,对他指指点点,但他似乎什么也没听见。我松了口气,同时也有点无奈,以前的他会炸毛,大声的怒吼着 ,甚至还会揪起对他指点的人的衣领一拳揍下去,活脱脱的一个街头小混混。但现在却安静的走在前面 ,像一个独行者 ,像是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
大概这就是生活吧。
生活,会把你尖利的棱角磨平,会把你童年的快乐从脑海里消去,会把你最深的恨意抚没,也会将你最悲伤最痛苦的事情,一点点消失抹净。
朝着天空呼出一口气,我将脸上那副平光眼镜向上推了推。不妙啊,这个气氛也太尴尬了点,hero必须得想个办法让气氛缓和过来!对了,亚瑟好像很喜欢精灵!可是我上哪找精灵呢....?突然我的眼睛瞄到了还没吃完的蓝蓝路,虽然没吃完最后一个很可惜但为了亚瑟的笑容还是舍弃汉堡好了!
我掏出记号笔在没吃完的蓝蓝路上画了眼睛鼻子和嘴巴,仔细一看好像还缺了什么,歪着头想了会又添个翅膀,好了,美利坚汉堡小精灵完成了!“亚瑟你看!汉堡精灵!”我大笑着举起汉堡精灵跑到亚瑟面前挥来挥去,而亚瑟愣了一下,久违的笑容便出现在他脸上。“这算什么啊!”他一边笑着还一边调侃我:“随便堆的雪人都比这个强!”“那亚瑟你堆一个比这个强的雪人精灵出来咯?”我不服气地嘟起嘴,美利坚汉堡精灵是最棒的!“才不要,你以为我会中你的激将法吗?”亚瑟竖起中指,不得不说他的手修长而又漂亮。“尽管我现在就很想召唤我的精灵们来狠狠地嘲讽你但泰晤士河的景观不会为我们永久开放。”他朝我伸出手,而我笑着抓住他的手顺势把他拉进我的怀里。
“噢!你......”亚瑟明显没有料到我会这样,他那如祖母绿宝石般纯粹的眼瞳里写满了不可思议,他原本大概只是想让我像小时候一样牵住他的手,然后带着我继续走到那里。可是hero已经长大了,比起依靠亚瑟我更想让亚瑟依靠我。“亚瑟。”我闭上眼睛,同时又抱得紧了点。“这样,就不冷了吧?”“....不冷!我才没有觉得冷!”亚瑟挣脱我的怀抱,虽然很微小但我还是看到了他脸上那层薄薄的红晕。“哈哈亚瑟你脸红了诶!”我指着亚瑟的脸大笑出声,藏在眼镜后湛蓝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亚瑟愤怒的脸颊。“……我脸上什么也没有!”他大叫出声,并将围巾抬高起来遮住脸,我赶忙阻止他,因为这样会把他憋死的。阻止成功后他转头大步向前走去,直接无视我说的话。“亚瑟!亚瑟!hero错了!hero只是想让你开心点啊!亚瑟!等等我!”再不追上去就会让亚瑟消失在人群中了,抱着这样想法的我大喊着想追上亚瑟,可是一不注意他便离开了我的视线。“亚瑟?亚瑟?”我开始紧张起来,脸上写满了不安。开什么玩笑,这里可是伦敦,一不小心就会迷路的地方,且不说我这个美国人,就算是伦敦人也不一定保证百分百不会走失。“亚瑟!亚瑟!”找遍了整个街道也没有看见,噢上帝,我几乎要哭出来了,我不应该开他的玩笑的,我真的知道错了,天哪!

“阿尔?”

当这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时,我楞了一下,然后立刻转身紧紧地抱住亚瑟。“噢,你到底….总之你让我找了好久。”亚瑟十分头痛的样子,他皱着眉毛想问我些什么,但最后没说出来。他揉了揉我的头,接着从挎包里拿出可乐。“这里没有你爱吃的汉堡,所以喝这个凑合一下吧。”我接过可乐,满脸的惊讶,亚瑟怎么知道那是我最后一个汉堡的?“啊……是想问我怎么知道的对吧。”亚瑟还没等我问,就像拥有了读心术一般将我的想法读了出来。“出来前我有算过的,刚才那个刚好是最后一个。”

“总之谢谢了。”他不好意思地揉了揉后脑勺,然后对我扬起一个标准的英式微笑。我突然发现英式微笑好像也没那么讨厌了,心情变得十分愉快。“走吧,我们走吧。”我向亚瑟伸出手,“‘泰晤士河的景观不会为我们永久开放’,不是么?”亚瑟听到这句话后楞了一下,然后抓住我的手朝前跑去。“是啊,是啊。”他的笑声像银铃一样好听,“美丽的泰晤士河不会永久开放。”

最后,我们终于来到了亚瑟所说的地方。“原来是伦敦塔桥吗?”我看着面前的桥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个地方在我小时候就来过很多次了。“这次是不一样的景色。看!”亚瑟看出了我的无奈,他指了指河面,然后我们一起走到了桥旁。这时,桥上的灯突然全部都亮了起来,原来已经晚上了啊。我顺着亚瑟指着的方向看去,噢!糟糕,这简直…..漂亮的无法形容!泰晤士河河面因灯光的照射闪闪发亮,部分河水被冻上了导致整个河流到处都是星星般闪耀地光点。整个泰晤士河就像是一个银河,在缓缓的变化着。“亚瑟,你简直是天才!”我转头看向一旁的亚瑟,他也看着我。“那是当然。”对于我的夸奖他十分得意,以至于眉毛都翘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柔光下的亚瑟显得十分温柔,我突然发现我的心跳变得有些乱,手里多了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口袋里拿出来的盒子,脑子一当机,我便打开了盒子,朝着亚瑟问了一句。

“亚瑟,嫁给我好吗?”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哪有人求婚是这样求的?亚瑟肯定会摇着头拒绝,说不定还会跑掉的。怎么办?现在补救还来得及吗?噢!上帝啊!

“…..恩。”当我还在混乱的时候,亚瑟轻轻地应了一句,这让我有点惊讶。“亚…亚瑟?你不拒绝吗?”我看着他,而他愣了愣,满脸疑问。“我为什么要拒绝?难道你不希望我答应吗?”“不不不我希望你答应!!”我激动地给亚瑟带上戒指,然后抱起亚瑟,在灯光的照耀下转起了圈。他别扭着的脸也慢慢舒展开来,笑了起来,他手上的祖母绿宝石戒指闪闪发光,那个光芒是温和的,是幸福的。“噢!亚瑟!我爱你!”我在亚瑟的脸上飞快的亲了一口,然后我们互看了一眼,又笑了起来。

【END】

 


一方死亡梗【ooc有】【虐】

恩好的这里是好久都没有出现的jokexxx这回是一时而起的灵感xxxx不小心玩脱了xxx

ooc有

ooc有

ooc有

妈妈说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xxxx

短篇xxx



  我的名字是亚瑟·柯克兰,今年23岁,目前在一所学校当实习教师。在上周,我的恋人阿尔弗雷德出了车祸。没错,如你们所想,他死了。

   刚接到死亡报告单时,我甚至还处在混乱中。这算什么,就这么轻易的走了?哦该死的阿尔弗雷德,说好的要一起走到生命尽头的呢?我惊讶的冲进手术室,想找到答案。医生们伸出手来拦住疯狂的我,但最后我还是来到了他的面前。“给我醒醒啊混蛋!我知道你没死!吃这么多垃圾零食都没弄死你,这点小事又怎么会让你离开呢!醒醒啊!”我抓住他的肩膀狠狠地晃动,好像下一秒他就会从手术台上坐起来笑着说你上当啦并一把抱住我说他没事。

   但是,他并没有从手术台上醒来。“你醒醒啊,”察觉到他的肩膀慢慢的失去原有的温度,这让我感到一阵窒息,浑身都开始狠狠地颤抖着。“不要,不要这样,”我抓起他的手,紧紧地抱住,仿佛这样能挽留住我熟悉的那个体温。“阿尔!”当最后一点点温度彻底化为乌有,我痛苦地跪在地上,然后闭上满是绝望的眼睛。

“啊!”

当我重新有意识时已经是在家里的沙发上了,很明显我被人送了回来。揉了揉还在发痛的头,我起身准备回医院,口袋中来电铃声的声音把我吓得不轻。接通电话后传来了马修那轻飘飘的声音,他让我在家里好好休息,他们会替我料理阿尔的后事。挂掉电话后我靠着墙滑坐下来,到现在还是无法相信他已经离去,脑海里浮现出了以往的一幕一幕,忽然感到什么热热的东西在眼眶中打转。不行,要是哭了他会嘲笑我的吧。我转过身想打开电视机看些新闻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突然遥控器不受控制地从手里滑出,啪嗒一声撞到某个地方后落到了地上,接着一个我从未发现的小抽屉从茶几上弹了出来,小抽屉里装了一个小小的篮色盒子。“这是….”我打开小盒子,一枚镶有祖母绿宝石的戒指静静的躺在绒上。

该死的,我想这回眼泪可真的是止不住了。

几天后浑浑噩噩的参加了阿尔的葬礼,浑浑噩噩的度过最痛苦的时候,浑浑噩噩的让他慢慢消失,但突然某一天医院打来电话,让我去一趟。

“名字。”医生拿着手电筒照了照我的眼睛,然后又扒拉了几下医药箱。“亚瑟柯克兰。”我如实回答,看着他的动作我有些疑惑。“职业。”医生皱了下眉头,很快恢复成原来的表情。“实习教师。”我思考了一下,这个词在脑海里出现过很多次。这时,站在一旁的胡子混蛋突然揪起我的头发狠狠扇了我一巴掌,我愣了一下,“胡子混…..”“够了!阿尔!亚瑟已经死去了!你也是时候该醒来了!”怒火从心底升起,我正准备开骂时胡子混蛋突然加大音量反骂了我几句,然而就是这几句,骂的我有些发蒙。

这是怎么回事?

我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

那么亚瑟呢?

一瞬间我全部都想了起来,是的,我是阿尔弗雷德,是成功活下来的阿尔,那么亚瑟呢?当然是死去了,死于车祸。

我再一次绝望的跪下,蔚蓝色的眼瞳永远的失去了色彩。

我的名字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今年20岁,目前是一名大四学生。我的恋人在去年的今天出了车祸,他带走了我的灵魂,使我再也无法活在这个世界上。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