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521贺文,赤黑 ,ooc有】

这篇是【我想起来了】的后续ww
上次虐了一把简直爽w【被揍】
好吧好吧,伦家可是赤黑亲妈ww
这回是HEww
如果觉得很眼熟。。。
好吧又是旧物搬运。。。
原本是黑子生贺的拿来当521贺文真的好吗hhhhh【大家酷爱揍这个无良作者!!!】
ooc有ww






冬天的第一场雪来了。
雪花纷飞,整个城市银装素裹。暖黄色的 灯光照在街上,带来一种温暖的感觉。街 上,除了刚交完文稿的我空无一人。
但是,仔细看,那里还有一个人。
那个蓝发少年站在榭寄生花环下,似乎是 在等人。他手里拿着一条赤色的围巾,脖 子上围着的是水蓝色的围巾,这两条围巾 看样子是同款的。
他在等谁呢?
暖黄色的灯光柔和的包裹住那个单薄的身 影,使他感受到了一点暖意。他拿出手机 ,打了个电话。一会后,他沮丧的放下手 机。
很明显,对方没有接电话。
他走进了m记,点了一杯香草奶昔,然后又回到了原处。他狠狠地吸了一大口奶昔 ,脸都因此嘟了起来。 想必是生气了吧?
啊,有点冷呢,这个天气。
他颤抖了一下,把大衣裹的更紧。但也依 旧站在花环下,没有移动半步。手中拿着空奶昔杯,轻轻的把杯子投往垃圾桶。
“呯!”
啊,似乎是没进呢。
那个少年有些尴尬,慢慢的朝纸杯移步过 来。 我下意识的想要去帮他,可是赤色身影快 了我一步,捡起了地上的纸杯。
“ ,这么不耐烦了啊。”
他说的是谁?我是不是没听到名字?
接着我看到那个赤发少年笑了一下,然后将纸杯往后一丢——纸杯进入了垃圾箱。 蓝发少年一脸黑气的挥起拳头砸向那个赤发少年,没打到,竟然被赤发少年抱住了 。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一幕好眼熟啊。 眼熟的.......好像谁也这样子抱住过我一样 。
世界顿时失声,我有些恐慌,什么也听不 到了。只能看到他们的嘴一开一合,好像 在说些什么。 努力的从口型辨别了出来,我顿时惊讶了 。
【征君真是不守时呐。】
【反正也没关系,哲也不是一样还爱我吗 ?】
【犯规了,征君。】
【没有。】
【.....】
【今年的雪下的很晚呢。】
【对啊】
【哲也,生日快乐。】
哲也,哲也,黑子哲也.....不就是我吗?
我惊恐的看着那两个人,身体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你该去轮回了。】 一个神圣的声音响起,白色的光照在我身 上。
(为什么?这个世界不就是我生活的世界 吗)
【并不是,外面的世界,才是你原来生活 的世界。】
蓝发少年走了过来,将一个蔷薇形的盒子 交给我,他笑了笑。我清楚的看到那张和 我一样的脸,有种无法言喻的感觉。 打开盒子,好像有什么原本属于我的东西 回来了........
黑洞悄然张开,我跌了进去。
——————————————
“请问是赤司君吗?”
清早,一个电话让还沉浸在失去黑子的悲 伤中的赤司的意识清醒了过来。听到这个 称呼,他便明白了这是黑子的父亲的电话 。
“请问,有什么事吗?”
“哲也他的堂姐黑子静一刚刚在医院剖腹产 ,生下了一个很像哲也的孩子。”
“是么,在哪家医院?”赤司急忙问。
“在帝光医院。”
赤司赶到医院,在婴儿保温箱那儿见到了 那个蓝发孩子。那个孩子满身伤痕,就像 是出了车祸一样,看得赤司十分心疼。 “请你救救这个孩子吧!” 黑子静一不顾刚生完孩子的虚脱,跪了下 来。
“您别这样,就算您不请求,我也会尽力救 他的。” 赤司有些慌忙,这还是第一次有黑子家的 人对他跪下。
“只不过,我的条件是这个孩子给我养。”
三年后——
蓝色的双眼盯着那个赤发的人,突然大哭 了起来。 “好啦好啦,我给你奶昔就是。” 蓝发幼童停止了哭泣,咧开嘴笑了起来。 他伸出嫩嫩的小手接过了奶昔,大口大口 的喝着。 “慢点,别着急,又不会有人抢。” 赤司的双眼里满满的温柔,平日的帝皇气 场消失的无影无踪。
路过门口的实浏和叶 山叹了口气,开始怀疑自家帝皇是不是有 双重人格什么的,虽然他们早已见怪不怪 了。
话说回来今天是赤司哲也的生日,赤司干脆让全公司的员工放假了一天。
晚上,赤司家的宴会开始了。 赤司抱着自家天使来到现场,跟众人打招 呼。
这时,实浏在赤司耳边说了几句话,赤司 便抱着哲也离开了现场。众人开始疑惑赤 司要去哪里。
“呯——”
灿烂的烟花绽放开来。 蓝发的幼童兴奋的伸出手,转头看着赤司,而赤司温柔的笑了起来。
“哲也,生日快乐,我爱你。”
【END】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