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死亡梗【ooc有】【虐】

恩好的这里是好久都没有出现的jokexxx这回是一时而起的灵感xxxx不小心玩脱了xxx

ooc有

ooc有

ooc有

妈妈说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xxxx

短篇xxx



  我的名字是亚瑟·柯克兰,今年23岁,目前在一所学校当实习教师。在上周,我的恋人阿尔弗雷德出了车祸。没错,如你们所想,他死了。

   刚接到死亡报告单时,我甚至还处在混乱中。这算什么,就这么轻易的走了?哦该死的阿尔弗雷德,说好的要一起走到生命尽头的呢?我惊讶的冲进手术室,想找到答案。医生们伸出手来拦住疯狂的我,但最后我还是来到了他的面前。“给我醒醒啊混蛋!我知道你没死!吃这么多垃圾零食都没弄死你,这点小事又怎么会让你离开呢!醒醒啊!”我抓住他的肩膀狠狠地晃动,好像下一秒他就会从手术台上坐起来笑着说你上当啦并一把抱住我说他没事。

   但是,他并没有从手术台上醒来。“你醒醒啊,”察觉到他的肩膀慢慢的失去原有的温度,这让我感到一阵窒息,浑身都开始狠狠地颤抖着。“不要,不要这样,”我抓起他的手,紧紧地抱住,仿佛这样能挽留住我熟悉的那个体温。“阿尔!”当最后一点点温度彻底化为乌有,我痛苦地跪在地上,然后闭上满是绝望的眼睛。

“啊!”

当我重新有意识时已经是在家里的沙发上了,很明显我被人送了回来。揉了揉还在发痛的头,我起身准备回医院,口袋中来电铃声的声音把我吓得不轻。接通电话后传来了马修那轻飘飘的声音,他让我在家里好好休息,他们会替我料理阿尔的后事。挂掉电话后我靠着墙滑坐下来,到现在还是无法相信他已经离去,脑海里浮现出了以往的一幕一幕,忽然感到什么热热的东西在眼眶中打转。不行,要是哭了他会嘲笑我的吧。我转过身想打开电视机看些新闻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突然遥控器不受控制地从手里滑出,啪嗒一声撞到某个地方后落到了地上,接着一个我从未发现的小抽屉从茶几上弹了出来,小抽屉里装了一个小小的篮色盒子。“这是….”我打开小盒子,一枚镶有祖母绿宝石的戒指静静的躺在绒上。

该死的,我想这回眼泪可真的是止不住了。

几天后浑浑噩噩的参加了阿尔的葬礼,浑浑噩噩的度过最痛苦的时候,浑浑噩噩的让他慢慢消失,但突然某一天医院打来电话,让我去一趟。

“名字。”医生拿着手电筒照了照我的眼睛,然后又扒拉了几下医药箱。“亚瑟柯克兰。”我如实回答,看着他的动作我有些疑惑。“职业。”医生皱了下眉头,很快恢复成原来的表情。“实习教师。”我思考了一下,这个词在脑海里出现过很多次。这时,站在一旁的胡子混蛋突然揪起我的头发狠狠扇了我一巴掌,我愣了一下,“胡子混…..”“够了!阿尔!亚瑟已经死去了!你也是时候该醒来了!”怒火从心底升起,我正准备开骂时胡子混蛋突然加大音量反骂了我几句,然而就是这几句,骂的我有些发蒙。

这是怎么回事?

我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

那么亚瑟呢?

一瞬间我全部都想了起来,是的,我是阿尔弗雷德,是成功活下来的阿尔,那么亚瑟呢?当然是死去了,死于车祸。

我再一次绝望的跪下,蔚蓝色的眼瞳永远的失去了色彩。

我的名字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今年20岁,目前是一名大四学生。我的恋人在去年的今天出了车祸,他带走了我的灵魂,使我再也无法活在这个世界上。

【END】


评论(8)

热度(5)